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药家鑫案民事赔偿:一条人命就值45498.5元?

药家鑫案民事赔偿:一条人命就值45498.5元?

 

桂林律师 文金发

 

据新华社电 22日上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药家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5498.5元。

 

世人关注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以下简称药案),大多只关注该案的刑事部分判决,其实,该案民事判决也很值得关注。根据一审判决,被害人死亡,其家属获得的赔偿45498.5元,用老百姓的话说,一条人命难道就值这个钱?

虽然没有看过一审判决书,但作为一名律师,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一审判决并没有支持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死亡赔偿金数额远远超过此数),这就引出了理论界以及审判实践中存在较大争议的一个问题,即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因犯罪导致死亡的,被害人的近亲属提出死亡赔偿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是否应当支持?

目前的审判实践中,对此类情形的判决并没有完全统一,大部分地方(比如笔者所在的广西)的刑事附带民事审判实践中,对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确定不予以支持,这就造成了目前这种一条人命只值几万(只赔偿丧葬费等直接损失)的局面。

据说这是最高法某位领导的一次讲话定下的,很多地方都照办了,比如广西高院还专门为此下了内部文件执行。

笔者认为,上述法院审判实践中的做法,实际上就是被告人承担了刑事责任,就减轻了其民事侵权责任(即免除其承担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抚慰金的侵权责任)。该做法明显违反已生效的《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亦与法理相悖,于法于情均不合。

我们知道,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一方面,触犯了国家刑事法律,应当由公诉机关代表国家提起公诉,按照刑事法律追究其刑事责任;另一方面,被害人亲属亦有权根据民事法律的规定,追究被告人侵害被害人生命健康权的责任,即有权根据民事法律要求被告人给予民事赔偿。这是两个不同的并列法律关系,适用不同的法律处理,承担了刑事责任就可以减轻或者免除民事责任的承担,这在法理上是说不通的。

   已于201071日生效的《侵权责任法》第四条:“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侵权人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的,先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该条规定,在致人死亡的刑事案件中,被告人即使承担了刑事责任,也不影响民事责任的承担,而且在执行中,应当优先实现被害人民事权利。  

对于民事侵权责任的承担,民事赔偿项目及计算依据,我国《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均有明确的规定。如《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就明确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很显然,造成死亡的,责任人应当赔偿死亡赔偿金。而且,残疾赔偿金与死亡赔偿金是同样的性质,而在刑事附带民事审判实践中,对残疾赔偿金的请求予以支持,但却不支持死亡赔偿金的请求,明显有失公正,也造成了实践中大量的因犯罪行为致人残疾的赔偿数额大大超过致人死亡的赔偿数额的不正常现象。

此外,《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了:“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最高法有过司法解释,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 》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该规定明显与《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的规定相悖,根据立法法,《侵权责任法》是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效力要高于最高法的司法解释,因此,最高法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不受理精神损失赔偿的规定在《侵权责任法》生效后,应当自动失效。

有人提出,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民事部分往往难以执行,如果判决赔偿过高最后又执行不到,被害人一方的权利无法实现,更加会激化社会矛盾。这显然不能成为理由。

首先,审判和执行是两个程序,以难以执行而不作出应当支持的判决,完全没有法律上的依据;

其次,这样的做法至少还可能造成以下两个方面的后果(笔者在实践中均有遇到过):一方面,被害人一方会觉得失去一条人命只赔偿几万元就打发了,根本无法得到慰藉,心中的仇恨不可能真正消除,反而会生出更多的怨恨;另一方面,对于有钱的被告人来说,可以以给予比法律规定高得多的赔偿为由,与被害人一方谈条件,要求被害人一方出具书面谅解意见,一部分被害人为了得到比判决高的赔偿(实际上只是依法应得的),只好违心答应。更有甚者,有些法院会因为直接判决数额太低怕被害人情绪不满,为了息事宁人,甚至会求被告人一方尽量调解解决,此时,被告人一方反而会占了主动,甚至可以和法院谈条件,以高额赔偿来换取减刑,造成新的不公。

以药案为契机,在《侵权责任法》已生效的今天,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是否应当支持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失抚慰金展开讨论,以最终统一司法审判实践,这是药案带给我们的另一个重要意义。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2条) 发表评论

  • (游客) :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3年12月26日公布、自2004年5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为“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十七条、十八条、二十五条、二十九条并列规定了精神抚慰金、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并在三十一条将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明确界定为受害者的物质损失。刑事案件中的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皆为刑事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害,怎能不赔!? 陕高法(2009)117号《关于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指导意见(试行)》第十三条是“ 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仅指被告人因其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造成的物质损失。物质损失包括被害人因犯罪行为已经遭受的实际损失和必然遭受的损失。死亡赔偿金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但被告人基于真诚悔罪愿意赔偿,双方当事人以调解的方式达成赔偿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 陕高院无权利违背司法解释和国家刑法、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发布上述

    2011-04-27 16:21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