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文金发律师接受《桂林晚报》记者采访点评新闻事件

 文金发律师接受《桂林晚报》记者采访点评新闻事件

 

[文金发律师按] 近几年民间借贷出现很多新的特点,引起了法律界以及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2013923的《桂林晚报》在“新闻调查”栏用近整版报道《车行老板负债失踪的谜团》,对民间借贷所引发的刑事案件以及民事纠纷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报道,文金发律师接受该报记者采访,就当前民间借贷的特点、存在的法律风险以及如何防范等方面发表了评论意见,以提醒公众在民间借贷活动中注意防范法律风险。

 

车行老板负债失踪的谜团

 

首席记者 龚亮勇 /

(图略)

97,在桂林户外骑行圈颇有名气的飞乐驰脚踏车行突然关门歇业,店老板自此杳无音讯,引来一片哗然,众多债主手握借条心情焦急。记者走访了解到,2年内,这名店老板向26名朋友借款多达400余万元。在业内人士和债主们看来,在欠款如此之多的情况下,老板莫名失踪,看起来很不正常。

 

    店老板失踪引出债务风波

 

    97中午,七星区漓江路18号,前一天还在正常运转的飞乐驰脚踏车行大门紧闭,店里价值20多万的脚踏车、配件被搬走一空。

 

    这个消息迅速在桂林户外骑行圈里炸开了锅,关于店老板潜逃的各种版本流言一时传了出来。

 

    飞乐驰车行创立于200711月,经过5年多的发展,从单一的自行车销售发展成一家集销售、维修和活动组织于一身的自行车俱乐部。在户外骑行蓬勃发展的桂林,飞乐驰车行在圈中颇有名气。

 

    从骑友QQ群里得知这一消息的林立(化名)赶到了飞乐驰车行,看到的景象让他忧心忡忡。2个多月前,飞乐驰车行老板秦某以店里资金需要周转的名义,向他借了3.3万元。

 

    林立与秦某打读小学起就认识,但交往并不多。今年2月,林立来到车行买脚踏车,原本疏远的关系因为骑行又熟络起来。6月底,林立接到秦某的电话,要借8000元用于缓解店里资金周转的燃眉之急。“都是朋友,我直接借给了他1.3万元。”林立说,一个月后,秦某又以进货的名义向他借钱,“这次我借给他2万,当时说是货款结清后就还,但我一直也没有去追。”

 

    随后,林立发现,债主远不止他一人。

 

    车行前,不断有神情焦虑的人聚集。“陆陆续续来了10多个,一问,都是得知消息而来的债主,其中不少是以前就认识的朋友。”林立赶紧给他和秦某多个共同的朋友打电话,“基本上都借了钱给他。”

 

    此时,秦某的三个手机号码不是销号就是关机,债主们认为自己陷入了一个骗局。

 

    两年借款400余万元

 

    13日,记者来到飞乐驰车行,大门依然紧锁。透过玻璃门,里面一片狼藉。门上一纸告示写着:二楼大门已换新,谁再破门到二楼,我将报警处理。落款是房东。

 

    “二楼是秦老板从去年开始经营的棋牌室。”飞乐驰车行的一名店员告诉记者,96店里还一切如常,第二天一早就发现店内价值20来万元的货物全被转走。当天晚上,几个愤怒的债主将一楼店内剩下的电脑、桌椅、柜台等物搬走,二楼棋牌室的麻将桌和一些寄存在此的自行车也被抢空。

 

    记者采访了几位债主,相比林立的3.3万借款,他们手中的借据金额都在十万以上。

 

    莫义(化名),因在飞乐驰车行购买自行车而与秦某相识,20127月至8月间,分4次借出11.7万元。

 

    朱华(化名),通过朋友介绍与秦某相识,20122月至5月间分4次借出13.5万元。

 

    覃元(化名),通过朋友介绍与秦某相识,2012年年底至今年4月分3次借出22万元。

 

    胡俊(化名),与秦某是多年朋友,20128月至今年1月分3次借出25万元。

 

    黄高(化名),因骑行与秦某相熟,今年8月分2次借出40万元。

 

    事发后,部分债主曾相约见面互通信息。几名参与债主告诉记者,聚会上统计有26名债主,债务多的50万元,少的1.5万元,总共430余万元。

 

    包括覃元和胡俊在内的一些债主,借出的钱大部分来自向银行的贷款。“借给他的25万元里有我向银行贷款的20万元,当初约定由他来偿还按揭,并按2分月息给我好处费。”胡俊说,如今秦某消失,他只得自己偿还每月5000多元的按揭,“工资也才三四千,不知道该怎么还。”

 

    拥有价值不菲的实体店、“不知道他还有其它债务”、“人看起来老实稳妥”,是众多债主放心借出大笔资金的理由,而吸引他们的是可观的利差。

 

    高息背后是陷阱?

 

    在记者的采访中,像林立这样的“友情借款”只是个例,其余10多笔贷款都是许以高息,月息都在2分至25之间。相比一年定期存款才3分左右的利率,其中利差具有不小的诱惑。

 

    不过,大多数债主都称,他们实际上还没有从秦某那里拿到过利息。而几个车行老板告诉记者,以高端品牌和组装为主的飞乐驰在桂林户外骑行市场占的份额很小,经营状况也不算理想,即便以户外自行车车行的普遍利润来分析,应该无力承担如此高的贷款利率。

 

    在飞乐驰车行工作多年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车行开业的最初几年生意不错,但最近几年随着网购的冲击和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经营状况大不如前“员工的工资也经常不能按时发。”

 

    在同行们看来,飞乐驰车行有二三十万元流动资金就足以自如运转,2年中以高息举债400多万元,匪夷所思。如今,多名债主认为这是一个预设好的陷阱。

 

    多名债主称,秦某当初借款的理由大多是“开新店”、“代理新品牌”需要资金。但那名店员告诉记者,直至事发,也未从老板口中听说过这些举动。

 

    民间借贷市场的又一声警钟

 

    事发后,债主们陆续报案,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

 

    市区一家小额担保公司的负责人认为,飞乐驰车行老板失踪的事情给日益活跃而失范的民间借贷市场敲了一次警钟。“随着银行贷款趋于谨慎和投资渠道相对变窄,桂林的民间借贷市场这些年变得越来越活跃。手头上有点钱的人,大多都会给亲戚、朋友放贷‘吃利息’。但这种民间借贷,大多没有抵押担保或者抵押担保不规范,存在很大的风险。”

 

    实际上,类似的吸金漩涡在桂林也并非孤例。

 

    今年5月,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桂林市最大的诈骗案。检方指控,1998年至2012年期间,全州县人韩素英虚构借款理由,隐瞒资金用途和无还款能力等真相,以高额利息、重复抵押等手段取得受害人的信任,骗取87名受害人资金本金累计4649.553万元。

 

    “民间借贷分为民间个人借贷活动和公民与非金融企业之间的借贷。只要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即可认定有效,借贷产生的抵押相应有效,但利率不得超过人民银行规定的相关利率,即:不得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否则视为高利贷,超出部分不受法律保护。”广西嘉宸律师事务所的文金发律师认为,民间借贷的随意性、风险性容易造成诸多社会问题。向私人借钱,大多是半公开甚至秘密进行的资金交易,借贷双方仅靠所谓的信誉维持,借贷手续不完备,缺乏担保抵押,一旦遇到情况变化,极易引发纠纷乃至刑事犯罪。

 

    “因此,发生借贷关系时,债权人应注意风险规避。”文金发认为应该特别注意以下几点:双方要签署规范的借款合同并由债务人出具借据;借款人要核实对方的真实借款意图和偿还能力;有条件的话要办理合法有效的担保和抵押,以房产抵押为例,为保证优先受偿和防止“一房多抵”,应当到房屋权属登记部门办理抵押权登记;随着法院对于民间借贷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对债权人的举证责任有一定的提高,大额的借贷最好通过银行走账的方式进行。

    首席记者龚亮勇 文/

 

分享到:

上一篇:[执业手记]主动和解获轻判,中秋节前

下一篇:民事审判前沿观点之:善意买受人应该返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