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执业手记:几年前到外省办理的一件刑事诈骗案

 

桂林律师 文金发

      

2006年的时候,桂林失业市民秦某,举债购买一部五菱车,在瓦窑电厂一带私下接点运输活,当年三月份,三个之前曾租车的人再次找到秦某,租他的车去湖南,约定除油费外报酬为200/日(之前在省内跑是100/日)。

34,该三人在湖南蓝山县设局,以买卖药品赚钱的方式,骗取蓝山某村杨某35000元,整个过程需要秦某车辆配合。之后,公安机关根据车辆过路录像及车辆登记信息等查到秦某有重大作案嫌疑,遂于410将秦某刑事拘留,同时在其车上搜出诈骗使用的部分道具,另三人在逃。

六月份,秦某家人通过朋友找到我,办理委托手续后,我即前往蓝山进行会见了秦某,并在公安机关了解到,被骗钱的杨某是其所在村管钱的干部,被骗走的钱是村民凑起来修庙的,现导致修庙被迫停工,民愤极大,村民数次组织好几十人到公安机关,要求及时破案并严惩诈骗者,听说已抓了一人,放话称,如果秦某不全退杨某被骗款,就算法院判无罪,秦某也休想回到广西。

该案在检察院审查起诉过程中,退回补充侦查二次,最终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秦某构成诈骗罪,且属于“数额巨大”。根据我国刑法,如果诈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的,量刑幅度在三到十年,并处罚金。即,根据起诉书的指控,秦某将面临三到十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处罚。秦某拿到起诉书后,追悔莫及,自己只得到车费600元(共三日),没有想到会面临如此严重的后果。

接手这个案件时,我做律师不到三年,拿到《起诉书》后,觉得首先要核实“数额巨大”的问题,查了最高法《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前部分确实有明确规定:个人诈骗公私财物2千元以上的,属于“数额较大”;个人诈骗公私财物3万元以上的,属于“数额巨大”。根据这个规定,起诉书认为诈骗“数额巨大”似无争议。

但是,后来我注意到,在该条的后半部分却还有一款规定: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可以根据情况在2千到4千,3万到5万元的幅度内,分别确定本地区“数额较大”及“数额巨大”的标准。那么,湖南省对数额巨大的标准,会不会有自己的规定呢?为了求证这一点,我开始上网查了大量的资料,后来又在网上搜索湖南当地的刑辩律师请教,几番努力,终于确定湖南省对此确实有特别规定,即诈骗四万元才是湖南省“数额巨大”的起点标准。如果是这样,本案就应属于“数额较大”,应当在三年以下量刑并处罚金。我在开庭之前,将这一情况与办案法官沟通,法官明确答复湖南确实是四万元才属于诈骗“数额巨大”的起点,秦某涉嫌参与诈骗三万五千元,未达到“数额巨大”的起点。这样,秦某的法定量刑幅度就从三到十年变为三年以下,我心里踏实了不少。

该案开庭前村民放出狠话,不全部退赔绝不罢休,而秦某觉得自己只得几百元的租车费,如果要一个人来承担全部责任太不公平;而且秦某失业多年,其妻在市内一家亏损多年的纺织企业上班,还要抚养小孩,经济条件相当困难,家里也实在无力对村民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这样,在开庭前村民因为损失没有得到挽回,情绪异常激动。

鉴于村民情绪激动以及之前数次组织多人到办案机关要说法等情形,在开庭前,办案机关的有关人员善意提醒我要特别注意人身安全。桂林到蓝山途径灌阳的文市镇、湖南道县、宁远等,当年正在修路,坐长途班车大约需要六个小时,而被骗的这个村庄,刚好在宁远到蓝山的中间的路边,也就是在蓝山回桂林的必经之路上,如果村民真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在法院或在半路,都有可能发生危险。

在开庭前,我把可能存在的人身上的危险向律师事务所作了汇报,也向当事人家属进行了说明,所里的老律师都表示担心,让我跟法官申请,等我发表完辩护意见之后庭审结束之前提前退庭,然后从相反的方向绕道回桂林;当事人家属也不敢去参加旁听,怕被围攻,但表示为了安全他们想派两个人一起跟去,开庭那天他们在宾馆等着,差不多结束的时候他们租个车到法院门口接我,然后绕道回桂林。

那个时候执业时间不是很长,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为了不增加当事人的负担,我拒绝了当事人家属的好意,也没有申请法院提前退庭,只身赴蓝山参加开庭,现在想想,当时真还有点单刀赴会的悲壮。

开庭那天,果然来了几十号村民,而且情绪也相当激动,我在发表辩护意见时,说:“今天,我首先对本案的被害人表示同情,并代表被告人向被害人及各位乡亲表示深深的歉意!但是,作为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为了依法履行辩护职责,我现在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以下辩护意见,供法庭参考。”

说完这番话,我从犯意的提出、策划及组织实施、脏款的分配等环节阐述了秦某在本案行为中仅仅起到辅助和次要作用,应当从轻处罚;秦某系初犯,认罪态度好等,请求法庭给予从轻,因为在开庭前交换过意见,检察院在庭审中亦认可秦某参与诈骗的金额属于“数额较大”而不是“数额巨大”,因此就这一问题,实际上在庭前即已达到想要的辩护效果。

为了缓和村民的对抗情绪,争取村民对秦某谅解,我最后转过头面对旁听席,对村民介绍秦某的困难家境,秦某被拘后家庭经济更是雪上加霜等,法庭也没有以“与本案无关”打断我的发言。

庭审结束后,有点意外的是,村民没有过激行为,有几位村民还向我索要名片,说他们有亲戚在桂林打工,以后遇到法律问题希望能够得到我的帮助。当天,我一个人坐上蓝山的班车经过六个小时的颠簸回到了桂林。

没几日,经与主办法官联系,当事人家属自愿拿出一万元补偿村民并向法院缴纳三千元罚金,法院最后判决秦某十个月有期徒刑。该案因为没有抓获其他同伙,在审查起诉阶段退侦二次,到庭审时秦某已被羁押近九个月,这样,实际上自判决生效后,过不了一个月,秦某就可以获得自由了。而秦某之前称,他在拿到《起诉书》看到“数额巨大”这四个字时,已经做好了坐五年牢的心理准备。

开庭时已是年底,这年的小年夜,我回乡下老家吃晚饭,刚好鞭炮响起的时候,我接到了秦某打来的电话,告诉我他已回到了家里。

----------------------------------------------------------

桂林律师文金发,电话13097932549,QQ123282544。

 

分享到:

上一篇:最高法未核准吴英死刑 发回浙江高院重

下一篇:执业手记:亲情与法律撞了一下腰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